欢迎进入中国文旅传媒官方网站

搜索
搜索
全国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
/
/
/
李登辉的日本秘书,或将出任日本“驻台”机构敏感职位

李登辉的日本秘书,或将出任日本“驻台”机构敏感职位

  • 发布时间:2022-06-08 14:06
  • 来源:环球网微信公众号
  • 作者:邢晓婧
  • 选择字号:

李登辉的日本秘书,或将出任日本“驻台”机构敏感职位

【概要描述】曾任“台独教父”李登辉、“台独教母”金美龄秘书的早川友久或将出任“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专门调查员”一职。


  • 作者:邢晓婧
  • 来源:环球网微信公众号
  • 发布时间:2022-06-08 14:06
  • 选择字号:
详情

日本政府或将再次在“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以下简称“日台交流协会”)的人事任命上做文章。8日,《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曾任“台独教父”李登辉、“台独教母”金美龄秘书的早川友久或将出任“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专门调查员”一职。

 

就在数日前,日本政府放风称将向“日台交流协会”派遣防卫省现役官员,抬升“驻台”官员级别,被批是置此前“双方没有‘邦交关系’”的考虑于不顾。分析认为,此次关于这位“李登辉秘书”的人事任命或将是日本政府的又一次试探。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签署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实现邦交正常化。同年12月1日,日本政府成立财团法人“交流协会”,该协会本部位于东京,在台北和高雄两地设有事务所。据《朝日新闻》的报道,日本与“中华民国”“断交”后,设立“交流协会”主要是维持同台湾在经贸、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关系,“当时顾及到中国大陆强调的非正式关系,因此机构名称不含‘日本’”。“交流协会”名义上属于民间机构,负责领事等相关业务,但其职能远非“维持民间交流”这般单纯。从2017年1月1日,该机构更名为“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

按照惯例,“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专门调查员”职位通常由年轻学者担任,起用与“台独”势力关系密切人士实属罕见。分析人士认为,这一异常的人事任命一旦坐实,即可窥见日本岸田文雄政权下对台政策的本性。截至发稿时,该消息尚未得到相关方面证实。

早川友久1977年出生于日本栃木县足利市,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现居中国台湾台北市。早川友久曾撰文讲述其成为李登辉秘书的经过。2002年首次赴台旅游时,他在“总统府”遇见一位“会说日语的阿姨”,随后他被带到当时民进党人士参选台北市长的演说现场,早川友久称其“随即被‘台独’演说所‘感动’”。

回到日本之后,早川友久便开始疯狂参与所谓的“台湾民主运动”。2002年12月,他出任“日本李登辉之友会”青年部长,2003年出任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国策”顾问金美龄事务所秘书。

2007年,早川友久赴台湾大学法学部留学。在台湾大学期间,早川友久曾三次担任李登辉访日团的工作人员,负责对应媒体、拍摄等工作,同时以李登辉团队成员的身份开始活动。2012年,李登辉点名让其担任李登辉事务所秘书。

此后,早川友久便接过李登辉衣钵,打着所谓“‘台湾民主化之父’李登辉前‘总统’日本秘书”的旗号出版书籍,散布李登辉“台独”思想的言论。

长期关注相关动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研究员王键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日本和民进党当局一直在“水面下”搞小动作,但在台湾问题上,日本并不想和中国彻底“闹翻”,不敢轻易越过红线。他强调说,无论是冲在前面的“日台交流协会”,还是隐藏于背后的日本政府与民进党当局,妄想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图谋注定不会得逞。

番外

【环时深度】起底小动作不断的“日台交流协会”

编者的话:“我们相信,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日台一定会坚毅且满怀自信地并肩持续向下一个更璀璨的50年前行……”在“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以下简称“日台交流协会”)的网站上,写有这样“煽情”的文字。在一些日本政要鼓吹“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并不断强化安保领域情报收集工作的背景下,“交流协会”这个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日方在台成立的特殊机构又冲在了前面。据日媒爆料,日本政府计划今年夏季向“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派遣一名现役防卫省官员。《环球时报》记者通过梳理50年来该“交流协会”的各种小动作,发现它在日本政府和台湾当局之间一直扮演着重要的政治角色,而日本政府借它试探中国底线的精心算计也昭然若揭。

“没直属名称”的外务省机构

1972年9月29日,中日双方签署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联合声明》,实现邦交正常化。同年12月1日,日本政府成立财团法人“交流协会”,该协会本部位于东京,在台北和高雄两地设有事务所。据《朝日新闻》的报道,日本与“中华民国”“断交”后,设立“交流协会”主要是维持同台湾在经贸、文化等领域的交流关系,“当时顾及到中国大陆强调的非正式关系,因此机构名称不含‘日本’”。“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位于台北市松山区庆城街28号通泰商业大楼内,设有领事室、经济贸易相谈室、广报文化部(相当于新闻文化中心)等部门。十多层高的通泰大厦离日本航空公司在台分公司、日本经济新闻社台北办事处不远。

 

 

“交流协会”名义上属于民间机构,负责领事等相关业务,但其职能远非“维持民间交流”这般单纯。这从2017年1月1日,该机构更名为“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就可以看出。日本以“认知度低”为由,将机构名中加入“日本”和“台湾”,还将日本国花樱花和代表台湾的梅花设计到协会标志中。这次更名被外界认为是日台“断交”以来双方关系取得的最大突破。对日方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消极举措,中方表示强烈不满,敦促日方不要向台湾当局和国际社会发出错误信息。

日本《产经新闻》声称,1996年爆发的台海危机,让日方意识到“军事情报搜集不足”,故2003年在“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设置“安全担当保障主任”职位,由防卫省派遣退役少将长野阳一出任这一职位。之所以派遣退役将领,日方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双方没有‘邦交’关系”。《产经新闻》当时的报道也宣称,“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据称是为了维持民间交流,但事实上具备着“大使馆”的职能。

《环球时报》记者查询发现,“日台交流协会”在其官网上堂而皇之地宣称,在没有“外交关系”的台湾,开展类似于“驻外公馆”的业务。而在一些“台独”分子眼中,“日台交流协会”既是日台“官方”事务的沟通平台,又维持双方在经贸、技术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本质上相当于“大使馆”般的存在。

公开资料显示,日本外务省、经济产业省、警察厅、海上保安厅等省厅均向“日台交流协会”借调派遣过现役职员,但他们多以“停职”的方式调往办公,任职期间的身份相当于外派的“民间人士”。日本外务省派遣现役官员的操作早已持续多年,其中不乏在“日台交流协会”和日本驻华使领馆之间“互调”的情况。现任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于2001年4月至2003年3月在“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担任总务部长,这段履历让他在台湾拥有丰富的人脉资源。而在此前后,垂秀夫在日本驻华使馆、驻香港总领事馆工作过。2019年起出任台北事务所代表的泉裕泰此前曾任日本驻华公使、驻上海总领事等要职,也在日本驻英国使馆做过参赞。

在外务省派遣的其他官员中,即使没有在大陆的工作经验,也不乏担任过驻外大使等重要职位的资深外交官。如2014年至2019年任“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代表的沼田干夫,上世纪70年代就在外务省工作,出任过日本驻香港副总领事、驻纽约副总领事和驻缅甸大使等要职。可以说,“日台交流协会”属于日本外务省“没有直属名称”的涉台机构。

“官方色彩”愈发浓厚

由于日本和台湾没有“外交关系”,日台之间的大小事务往往通过“日台交流协会”中转。台湾民进党当局这些年与“日台交流协会”互动频繁,使该机构的地位迅速提升。随着美日提高对台湾的关注程度,日本试图为该协会增添“官方色彩”的行径愈发不加遮掩,该协会似乎也希望在日台之间建立“实质性关系”。

去年4月,时任日本首相菅义伟访美时与美国总统拜登发表联合声明,提及“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这是自 1969 年以来,日美两国领导人首次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湾。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也选择这一时间,高调视察日本最西端、距台湾仅110公里的与那国岛上的自卫队基地,并远眺中国的台湾岛。几乎是同一时期,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日华议员恳谈会”会长古屋圭司在推特上爆料说,台北的“日台交流协会”出入处挂起日本国旗。“挂旗事件”刚过没几天,民进党籍政客郑运鹏便在社交媒体上晒出“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泉裕泰的名片,称其所印头衔为“大使”,这让岛内绿媒一度亢奋不已,连呼“日驻台代表名片有亮点”“台日友好有新突破”。当然,这样的亢奋也遭到很多台湾民众的嘲讽,他们在相关报道后面留言说:“日本的大使馆在哪?玩这样的文字游戏就是骗吃骗喝!”

实际上,每当岛内民众爆发对日不满情绪时,都会把“日台交流协会”当成出气筒。从最近几年往回追溯:2018年因日本右翼分子脚踹“慰安妇”像,岛内统派人士在“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门口泼漆;2005年,6名台籍“慰安妇”到“日台交流协会”驻地递交抗议信,要求日本政府为其战争罪行正式道歉;1996年9月,有“保钓”人士为宣示主权跳入海中不幸身亡后,台湾“保钓”团体随后到“日台交流协会”前为殉难者静坐哀悼;1988年,被强行征兵参战的台湾原住民遗属因对日本赔偿不满,赴“日台交流协会”递送请愿书;日本1982年篡改教科书中侵华史实,掩饰“九一八事变”“南京大屠杀”等残暴行为,引爆台北万人签名运动,名单被转交“日台交流协会”……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环球时报》记者发现,“日台交流协会”在其官网上堂而皇之地写道:“2022年适逢本协会成立50周年……日本与台湾因自然而然的互助互爱之情,串起了羡煞世界的无敌友情。”相关内容还露骨地表示,“我们相信,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日台一定会坚毅且满怀自信地并肩持续向下一个更璀璨的50年前行”。

日本此次放风将向“日台交流协会”派遣防卫省现役官员,抬升“驻台”官员级别被认为是置此前“双方没有‘邦交’关系”的考量于不顾。正如日媒所披露,预计此次派遣的是防卫省“西服组(即文职)”的一名现役职员,并非海陆空自卫队的“制服组(即武官)”职员。日媒称,如果派遣现役“制服组”的自卫队官员,将引起中方的强烈不满。但有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日方人士表示,不排除日本政府接下来向“日台交流协会”派遣现役自卫队武官的可能。

日本共同社客座评论员冈田充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上个月美国总统拜登首次“亚洲行”时,日美领导人会谈确认“日美共同应对”台湾问题,说明曾经扮演“配角”的日本试图出演“主角”,日本会一边试探、观察中国的反应,一边考虑下一步的动作。

“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无论是文职还是武官,派遣防卫省的现役官员本质上就是日台关系的升级。”长期关注日台关系动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研究员王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台一直在‘水面下’搞小动作,企图采取‘温水煮青蛙’的策略,逐步涂浓‘日台交流协会’的‘官方色彩’。”

“日本不敢轻易越过红线”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6月5日又重提“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声称应负起责任,与台湾及“有志”国家加强关系,使中国大陆“放弃武力统一台湾”。对此,王键认为,一些日本政要近来频繁就涉台事务发表言论,表明日本对台湾的战略性关注愈发强化。他给《环球时报》记者举例说,日本外务省从本年度起在亚洲大洋洲局中国·蒙古第一课内新设“战略班”,在原有政务班和台湾班的基础上制定对华外交战略。加上这次日媒放风称防卫省要向“日台交流协会”派驻现役文职官员,抬升“驻台”官员等级,这些小动作都表明日本对台战略的做法也愈发具体。

追溯历史,甲午海战后,清政府被迫于1895年4月17日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澎湖列岛被迫割让予日本。直到1945年二战结束,台湾被日本帝国殖民统治时期长达半个世纪。这段日据时期让日本右翼势力对宝岛台湾这块昔日富饶的殖民地一直念念不忘。而岛内的“台独”分子中又不乏“亲日”分子。

冈田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蔡英文当局向日美靠近,会让一些日本政客误以为岛内滋生出一种“将殖民地正当化”的情绪,而实际上,他们忘记了这样一个现实,即日本正陷入无法停止的衰退状态中。王键也表示,确实仍有部分日本人有“台湾情结”、部分台湾人也有“日本情结”,但当前日本涉台动作频频更多原因还是为了追随、配合美国的对台政策,同时也为其自身谋求利益。

一位不便具名的台海事务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民进党当局迟早会明白,他们最后只能落个充当美日“棋子”的下场。其实,早在2017年初岛内绿营为“日台交流协会”更名“狂欢”时,就有舆论称,“无论改成什么名字,日本和台湾之间不对等的状态都不会发生实质性变化”。比如,美国希望日本出台日本版“与台湾关系法”,为向台湾提供武器及军事技术铺平道路,为此还派官员秘密访日进行协调,但日方一直没有落实。该专家表示,东京既想拉拢台湾当局,又不会在重要利益上妥协,更不愿过度刺激大陆,这种对台政策的投机性说明,日本始终将自身利益放在首位,不会为了台湾损失分毫,这种“主要靠耍嘴皮子”的态度或许让岛内一些人感到“心寒”。

2019年2月,台湾当局通过“日台交流协会”,向日本政府提议建立可实时交换解放军军机飞行情报的机制,但日方对此“避而不答”。《日本产经新闻》等媒体分析称,日本政府顾虑一个中国原则,“避而不答”等同拒绝与台湾当局交换情报的提议。

中日之间虽然因为台海等问题遭遇波折,但日本显然不会放弃对华关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5月26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必须和中国保持建设性关系”,“日中之间的沟通和对话很重要”。对此,王键表示,7月的参议院选举将是对岸田内阁的一次考验。在台湾问题上,日本并不想和中国彻底“闹翻”,不敢轻易越过红线。因此,无论是冲在前面的“日台交流协会”,还是隐藏于背后的日本政府与台湾当局,妄想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图谋注定不会得逞。

 

关键词: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带“中国文旅传媒网”、“中文旅传媒”、“中旅传媒网” “中旅美食传媒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旅传媒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或允许,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保留原出处标示,并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中旅传媒报道”或“稿件来源:中旅传媒网”,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4)本网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文旅传媒网和中旅传媒网观点。

(5)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壹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我网联系,联系电话:852-30623002/18913183038也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系,邮件地址:1532995669@qq.com

香港地址:香港九龍觀塘成業街18號新怡生工商大厦1樓   電話:852-30623002   客服熱線:18913183038

香港地址: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沙田沙角邨沙燕樓   電話:00852-90781981

573765372@qq.com
ZVCM-0512
573765372

主办: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文旅传媒网 卫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留所有版权。苏ICP备20200669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070201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