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文旅传媒官方网站

搜索
搜索
全国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
/
/
/
哈利波特20年后,我们再没能回到霍格沃兹

哈利波特20年后,我们再没能回到霍格沃兹

  • 发布时间:2022-01-19 10:25
  • 来源:看理想
  • 作者:
  • 选择字号:

哈利波特20年后,我们再没能回到霍格沃兹

【概要描述】1月1日,《哈利·波特20周年:回到霍格沃茨》在HBO Max上线了。这部特辑里,曾经参与过《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主创人员重聚霍格沃兹

  • 作者:
  • 来源:看理想
  • 发布时间:2022-01-19 10:25
  • 选择字号:
详情

 

 

1月1日,《哈利·波特20周年:回到霍格沃茨》(以下简称《回到霍格沃兹》)在HBO Max上线了。这部特辑里,曾经参与过《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主创人员重聚霍格沃兹,在大堂、学院休息室、图书馆,甚至是校长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中,重新谈起这部伴随自己多年的作品——原来,距离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已经过去20年。

“哈利”“罗恩”“赫敏”都已不是当初的稚嫩小孩,“马尔福”早已褪去灰白的发色,“小天狼星”老了,“贝拉”看起来没怎么变,二人坐在壁炉旁一笑泯恩仇。(原著和电影中,小天狼星为贝拉所杀)
还有一些人离开了,“斯内普”永远停留在了“you have your mother's eyes”那一刻。

戏内戏外,故事似乎都慢慢结束了。但也并非没有遗憾,《回到霍格沃茨》中,因为一年前针对跨性别者的争议言论,原著作者J·K·罗琳没有受邀,未能参与拍摄,正片中,仅有几段她于2019年拍摄的影像。
回首《哈利·波特》陪伴我们长大的这些年,它教会了我们正直善良、不畏强权,即便前途阴沉晦暗,依然要勇敢应对,它要我们包容多样,尊重少数族裔、神奇动物,不论是人马、家养小精灵还是麻瓜,都能得到平等对待,它还要我们用爱的力量对抗困难,只要有爱,生命就是有光泽的。
只是似乎,这些精华在现实中对调了,正如我们处处面对着的纷争和撕裂,这不是《哈利·波特》的样子,也不是我们期待着的现实世界的样子。
那么《哈利·波特》带来了什么呢?20年过去,我们在怀念什么?
01.
和哈利波特一起慢慢长大吧
小时候,哈利波特和他的魔法世界令人充满了惊叹和向往。尽管总是被姨夫一家欺负,但只要他动动念头,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嘴碎的玛姬姑妈变成一个大气球飞出窗外,或者把凶悍的达利表哥锁进动物园关着巨蟒的玻璃缸里。真解气!魔法就像是一剂万灵药,可以解决生活中的所有委屈。
在当时的小脑瓜里,世界还尚是个模糊高深的概念,但似乎都能按“好坏”一分为二。小孩子的视角如同他们的语言一样稚嫩又直截了当,“达利太讨人厌了”“伏地魔好可怕”“还是邓布利多教授好”……
在是非价值观还在快速成形的成长阶段,世界被期待成黑白分明、奖惩有度的样子,而哈利波特的剧情则爽快地满足了这个单纯的心思:虽然屡屡面临凶险,黄金三人组却总能化险为夷;而哈利波特就好似顶着正义光环的使者。

被幸运地选为卢娜一角饰演者的伊万丝娜·林奇(Evanna Lynch)也是一名哈粉,她曾激动地回忆,“这部剧让我的童年时光始终充满了希望”。对小朋友们而言,《哈利波特》是令人心安的快乐源泉。
等长大了一些,才发现在魔法世界以外,哈利波特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与大家一样,他也青涩而笨拙地经历着从小男孩到少年,最终成长为一名大人的蜕变——会因为功课做不好而被教授训斥,情窦初开时在喜欢的女孩面前糗态百出,或是忽然意识到好友罗恩和赫敏之间那若即若离的暧昧情愫。
主角们戏谑道,拍摄《火焰杯》时“荷尔蒙在空中飘散”,少男少女好奇又扭捏地彼此打量,丹和艾玛甚至还为“如何和喜欢的ta聊天”互相咨询。
无论戏里戏外,他们都是这样纯粹而热忱的年纪。哈利波特的形象有着人间烟火气:不再冒失,但还没学会稳重;急于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特别,却常常被现实泼一头冷水,即便如此,还总是铆着一股劲儿——神奇的魔法并没有将他们从跌跌撞撞的青春期中豁免。

成长的过程中,尽管大多时候是在为跌宕起伏的英雄情节心潮澎湃,但不少细水流长的情节也时不时掀起一些彼时不明所以的涟漪,不知不觉在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记。
记得小哈利第一次误打误撞地发现可以穿越时空的魔镜,惊喜地在镜中与离世的父母团聚;虽然随即意识到这只是臆想,年幼的他依然痴痴地坐在镜前久久不愿离去。
邓布利多教授温柔地告诫他要离开这面镜子,“有太多人沉浸在美好幻觉里一蹶不振,而忘记了前进和生活本身”。12岁的哈利不得不经历从“失而复得”到“得而复失”的希望的泯灭,被迫学会在痛苦的边缘悬崖勒马。而荧幕前,许多人也一起尝到了成长的五味杂陈。
又比如,三人莽撞地闯入存放魔法石的入口,被密密麻麻的魔鬼藤缠住差点窒息,而他们越是挣扎魔鬼藤缠的越紧,只有真正放松下来才能逃生。一分钟的镜头里,三个主角呈现了从恐惧、焦虑,到专注和放松的旅程,深入浅出地诠释了意识与感官的关系逆转——原来有时候要反直觉行事,原来思想是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出路的。
这些碎片的瞬间在孩子们懵懂的心中温柔地播下一颗面朝远方的种子,给他们留下一把把打开成年世界大门的金钥匙——和《哈利波特》一起慢慢长大。
02.
现实不置可否,但依旧抱有希望
时隔二十年,三位主角在《回到霍格沃茨》的纪录片里和观众一起返程和重温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小孩子的天真烂漫不再,彼时被忽略的政治背景、社会现实忽然变得醒目:现实世界的精华和糟粕被一并打包搬运,爱、忠诚、使命,当然也少不了争名夺利、官僚做派和阶级对立。
世界不再非黑即白,而人们常常尴尬地夹在两者之间;童年时觉得无可厚非的剧情,现在也雾里看花地添了一层玩味和反思。
举个例子,马尔福一家引以为傲的“纯种巫师血统”,似乎与现世的种族问题、阶层问题相映衬。一个历史议题被巧妙地再探讨,我们到底该如何定义“英才”?是血统沿袭,还是任人唯贤?尽管社会的洪流已经给了我们答案,在《哈利波特》系列里,我们依然能点滴看到历史进程中残留的印记。

再比如,魔法部一度声称伏地魔归来是哈利的危言耸听,而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霍格沃兹权力过大,威胁到了他们的政治地位。这与眼下的现状也有相似之处,不确定性充斥四周,真实的信息难以探寻,或者说,没有什么人在意客观事实。
毋庸置疑,《哈利波特》不是乌托邦的童话故事。大人们不再只满足于哈利波特对战伏地魔的主线情节,他们会注意到“配角”巫师之间那些并不十足重要却依旧深刻的战役,并为之感动。很大程度上,正是一众鲜明多棱的人物刻画才共同拼凑出了丰富的起承转合,观众们也才有机会看到最后这个完整而精彩的故事。
《混血王子》中,马尔福受命杀掉邓布利多,却在关键时刻迟迟无法说出阿瓦达索命咒。镜头里的他眼噙泪水,强势的语气下满是犹豫和惶恐。或许连马尔福自己都以为,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像父亲一样决绝的黑魔法师,但面对昔日的校长和恩师,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初入霍格沃兹的小男孩,还离生死很遥远。

马尔福的扮演者汤姆·费尔顿(Tom Felton)回忆起,拍摄前导演大卫·叶茨(David Yates)是怎样带着他将这一幕剥丝抽茧。几秒钟的犹疑里,马尔福在对霍格沃兹进行最后的正式告别,他矛盾、压抑,挣扎着透露出了几丝人性本真。
他站在成长的分水岭,做着生与死、善与恶、自我与他我的抉择,不知是否该任由这份迟疑和害怕将他带向心中柔软但陌生的禁地,放邓布利多一条生路,“只要能将这挣扎表现出一点,就会是马尔福的高光时刻”,导演和他说。
大结局前的反转,跛脚负伤的纳威“不自量力”地起身对峙率领大军讨伐霍格沃兹的伏地魔,大声宣告“哈利会始终活在所有相信正义的人们心中”,声音颤抖,但眼神坚定。
这一幕令人感动又恍惚:不知什么时候起,纳威·隆巴顿已经从《魔法石》里那个笨拙地守在格莱芬多寝室门口、以身阻止三人组探险魔法石禁地的小男孩,成长为一个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守卫霍格沃兹的真正的魔法师,他依旧还是笨拙的,也没有变得受欢迎,可却坚毅而勇敢。

罗琳没有为现实的苦涩制造糖衣,却用魔法让观众和角色们一起品到了那口成长独有的苦中回甘的滋味。成长并不高深莫测,它就是那一次次平凡却有力的个人实践——对既定现实的叛逆反抗,和对“自我”局限性的勇敢突破。
如果说无可奈何的现实维度屡屡指向情节的低谷,那这些细微却真实的瞬间则为成年后的人们打亮一盏心灵明灯,无论自身境遇,我们始终都将漫漫求索,收获属于自己的那份成长。
03.
在《哈利波特》里寻找现实世界的方向
然而必须承认,现实中并没有常来送信的猫头鹰,也寻不到通往霍格沃兹的9 ¾站台。《回到霍格沃茨》中,演员们也终于回到跟我们一样的“麻瓜世界”,以第一人称回溯了拍摄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艾玛首次公开回忆起自己几乎崩溃的瞬间,在准备《凤凰社》期间,她曾一度想要就此放弃,退出系列影片的拍摄。“我很害怕…感觉自己像是走到了某个临界点,除了这里无处可去”,一旁的鲁伯特则频频点头,感同身受,“我也有这样的时刻…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
“名声终究给了我重重一击”,艾玛说。
我们再如何迷恋哈利波特,它也只是我们偶尔出离日常的窗口,但对于这些主角们而言,他们的生活早已与角色、与整部剧集密不可分。在艾玛·沃特森成为她自己之前,“赫敏·格兰杰”贯穿了她整个童年和青少年,后者带来了显赫功名,但同时也使前者的到来荆棘遍布。

从《魔法石》到《死亡圣器》,小演员们学会了怎样更好地演绎角色,却唯独没有明白如何做自己;帷幕落下时,角色过分耀眼,盖过了他们自己原本的光芒。
但仔细一想,我们普通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即便是朝九晚五的生活,我们也兜转于不同的角色之间——校园、职场、家庭,在各个场合为获得某个理想的标签而拼尽全力。然而在只身一人的瞬间,却发现褪去戏服的自己无比陌生,“我到底是谁?我是我自己,还是在扮演一个角色?”“存在”和“身份”的困惑袭来,远方的路变得模糊,前行的脚步开始踌躇。
在尚未形成自我认知的核心主张时,外在的认可和价值赋予有着令人沉迷的诱惑和危险性。这是个荒谬的死循环——我们越不清楚自己是谁,就越渴望依附于社会现存的定义,继而越来越被社会驯化、与自我本真脱轨。直到这样“存在主义危机”的时刻突然给了我们重重一击,才不得不停下脚步、反躬自问是否依然面朝心之所向,是否在为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而努力。

虽然生活的轴心必须由我们自己寻找,但这又随即落入下一个难题,且不说“自我”的主体性本身还是个悬而未决的哲学议题,抛开形而上的头脑游戏,我们已经很难定义何为绝对“真实”——既无工具,又无目的地,我们到底该如何启航?
纳威的饰演者马修·路易斯(Matthew Lewis)在纪录片里的分享给了我们一个有趣的视角。纳威最后一刻的挺身而出让他自己倍受触动,“和纳威一样,我也是个害羞本分的人。但去理解、诠释他赴死般的勇敢也给了我日后突破自己的极大勇气。”
倘若能从生活这场戏中得到一些灵感和启迪,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呢?生活如戏,戏也如生活。
因此,《哈利波特》系列留在我们青春里的,既不是凭空热血的英雄情怀,也不是冷漠疏离的世态炎凉,而是一艘承载我们的童年与现在、现在与未来的诺亚方舟——我们随时可以做回那个为魔法和正义而心潮起伏的小孩,在情节中寻宝能不经意解开现实难题的金钥匙,并始终对自己和世界都满怀希望。

这就是长大吧。《回到霍格沃茨》的最后,主演们眼角微湿,真诚又动情地互诉衷肠,“哈利波特给了我们如同家人一般坚韧不摧、无可替代的纽带——不会再有像这样如此刻骨铭心的成长。”
对我们来讲也是。谢谢你,《哈利波特》。

 

 

关键词: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带“中国文旅传媒网”、“中文旅传媒”、“中旅传媒网” “中旅美食传媒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旅传媒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或允许,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保留原出处标示,并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中旅传媒报道”或“稿件来源:中旅传媒网”,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4)本网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文旅传媒网和中旅传媒网观点。

(5)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壹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我网联系,联系电话:852-30623002/18913183038也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系,邮件地址:1532995669@qq.com

香港地址:香港九龍觀塘成業街18號新怡生工商大厦1樓   電話:852-30623002   客服熱線:18913183038

香港地址: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沙田沙角邨沙燕樓   電話:00852-90781981

573765372@qq.com
ZVCM-0512
573765372

主办: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文旅传媒网 卫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留所有版权。苏ICP备20200669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070201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