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文旅传媒官方网站

搜索
搜索
全国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
/
/
/
取消了超前点播,“爱优腾”却离Netflix越来越远

取消了超前点播,“爱优腾”却离Netflix越来越远

  • 发布时间:2021-10-13 08:52
  • 来源:小谦笔记
  • 作者:
  • 选择字号:

取消了超前点播,“爱优腾”却离Netflix越来越远

【概要描述】

  • 作者:
  • 来源:小谦笔记
  • 发布时间:2021-10-13 08:52
  • 选择字号:
详情

 

 

超前点播,始于2019年8月,终于2021年10月,“享年”2岁零2个月。
近期,国内三大长视频平台爱奇艺、优酷、腾讯在同日先后宣布,取消剧集超前点播服务。消息一经发出后,便引得网友一片欢腾。
超前点播自腾讯视频首创以来便争议不断。在大部分观众看来,买了会员还要额外付费,这种“VVIP”的模式实在接受不能,甚至还有人因此与平台方对簿公堂。
纵然引起了全网声讨,超前点播依然蔓延到了越来越多的剧集当中。观众普遍不接受超前点播,平台方为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此次超前点播被“不约而同”地取消,对于观众而言是提高了收视体验,但对于平台方来说,则意味着在长视频领域中,还会进行新一轮商业模式的探索,但距离成为“中国Netflix”,爱优腾似乎越走越远。
资本强推超前点播,奈何观众用脚投票
起初,超前点播只是针对粉丝向的一次试水。
2019年,耽改剧《陈情令》在腾讯视频成为超级爆款,在剧集即将完结之时,腾讯视频宣布可以通过超前点播,提前收看大结局。
这一举措在当时引发了轩然大波,然而粉丝们架不住让人心头痒痒的预告轰炸,加上故意放在观众面前“已有XXX个小伙伴获得超前点播”的推波助澜,还是忍住肉痛买单。
据了解,《陈情令》片方曾在庆功宴上透露,该剧付费点播人数达520万人次,超前点播总金额达1.56亿元。
而彼时的长视频网站皆是连年亏损,超前点播由此成为了“爱优腾”三家非常期待的收入增长方式,《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等多部剧集紧随其后,纷纷推出超前点播,由此成为热剧标配。
爱奇艺CEO龚宇曾在财报会议上对这种模式寄予厚望——“未来超前点播会成为一种常态,一种重要的提升ARPU值的方式。”
根据《2021H1连续剧市场网播表现及用户分析》报告,2021年上半年,共有67部超前点播剧集上线,同比增加18部,占上新剧总体的33%。今年网台双播的《扫黑风暴》,同样包含了超前点播模式,这也是超前点播被取消的直接因素之一。
在《扫黑风暴》中,平台方在超前点播模式上还有升级版,用户必须逐集解锁,不能直接解锁最后剧集,由此引发了观众大量的不满以及央视等媒体的痛批,最终导致了超前点播被取消。
观众可以接受会员付费,为什么却普遍不能接受超前点播?
实际上,在版权意识觉醒的当下,观众购买会员是希望收看优质内容,同时支持版权方。然而超前点播虽然是满足了部分人群多元化的观看需求,但订阅会员后再行收费,意味着会员权益在一定程度上被架空,使用户原本的会员价值缩水。
其次,就超前点播一事来看,平台方割韭菜的动作未免过于粗暴。例如《庆余年》火了以后,平台方并未与观众沟通,直接坐地起价,剧集中段便开启超前点播,令用户感到严重不适。
而且用户可选择余地并不多,即便购买了超前点播,也只能按顺序逐集购买,无法自由解锁。
不过超前点播即便再被观众不喜,但至少为平台方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收入。据《财经》报道,由于版权费用居高不下,爱奇艺仅靠会员订阅无法回本,超前点播的出现至少改善了30%的版权亏损。
因此,在超前点播被取消后,爱优腾三家的商业模式可能会出现较大的影响。那么对标国外的流媒体巨头Netflix的商业模式,爱优腾能学会吗?
十年烧掉上千亿,为什么“中国Netflix”还没出现?
烧钱是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法宝,在长视频领域也不例外。
在爱优腾十年“三国杀”中,平均每年三家都要投入200亿元在内容成本上,腾讯视频更是财大气粗,2018-2020年便投入了超过500亿的制作成本,然而回报却多少有些惨不忍睹。
以爱奇艺历年数据为例,2015-2020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为26亿元、31亿元、37亿元、90亿元、103亿元和70亿元,6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 350 亿元,其它两家也是深陷盈利困局。
烧了这么多钱,为什么爱优腾还无法盈利?
除了成本过高以外,还与国内长视频网站的商业模式有关。目前爱优腾的收入来源主要有广告和会员费用两项。
然而目前的开屏广告、片头广告、剧中广告已经让用户不厌其烦,甚至还有所谓的“会员专属广告”推出,可见长视频平台的广告费用已经到顶,增长空间并不大。
而平台方在会员方面的情况则更为严峻。
截至二季度末,爱奇艺订阅会员数为1.062亿,同比增长120万,环比增长90万。考虑到此前爱奇艺订阅会员数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同比下降,这个成绩只能算是及格。
而优酷虽然在二季度日均付费用户规模同比增长17%,但仍无法比拟2020年35%的增速;同期腾讯视频的状况相差不大,付费会员数同比增长9%至1.25亿,但出现了环比零增长。
因此,内容成本居高不下、广告和订阅会员数增长见顶的情况下,提升会员费用成了爱优腾唯一的手段。不过会员业务虽然成了三家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没有哪家真正过渡为Netflix式的纯收费平台。
短短一句话,就能道清Netflix与国内主流流媒体平台的区别:订阅会员可以收看所有内容,无额外费用,也没有任何广告。
而Netflix也依靠这种无广告、完全依靠会员订阅费用的支撑,达到了如今2800亿美元的市值。而爱优腾三家平台就算加在一起,也达不到前者的影响力。
为什么Netflix为什么可以靠订阅费越做越大,爱优腾却不行?
首先,Netflix的ARPU非常高,平均每人130美元左右,而国内爱优腾三家ARPU在30-40元之间,这主要是由于国内外收视环境不同所导致的。
Netflix起初做DVD租赁起家,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付费会员体系,用户对订阅收费的接受程度也比较高。而国内的版权意识直到近几年才初步觉醒,用户还不习惯为视频付费,尤其是像这样的大额付费。
其次,Netflix拥有大量独播的内容,以及源源不断产出优质内容的能力。例如近期火爆全网的《鱿鱼游戏》,虽然我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收看,但其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这种优质内容的创作能力正是爱优腾所欠缺的。
综上,Netflix可能只是爱优腾的理想型,转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深陷盈利困局中,爱优腾还是要去探索出符合自身的商业模式,尤其是超前点播这一“吸金石”无法应用的当下。
挣不到超前点播的“快钱”,长视频行业今后将怎样发展?
对于爱优腾而言,此前的超前点播无异于饮鸩止渴。
短时间看,爱优腾损失了大笔可观的收入;但从长远来看,超前点播被取消,对于爱优腾建立起完善的会员服务体系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同时也能帮助其向 Netflix的商业模式进一步靠拢。
此前,由于超前点播的存在,剧集播出周期较短,用户的收视进度并不一致。话题还没在人群中广泛发酵,剧集便已经结局。
而当超前点播取消后,剧集的播出周期和用户的追剧节奏都能统一起来,片方和平台方也可以根据播出进度,进行相应的宣发助推,从而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使用以及付费,增强自身黏性。
同时在娱乐圈整治后,明星价格、版权方的费用都有所降低,不仅片方可以节省资金打磨剧集,平台方也能够以同样价格拿下更多的剧集,从而收获更多的用户。
那么在超前点播取消以后,长视频平台应当怎样做呢?在笔者看来,以下这些方向,或许是今后国内主流平台会走的道路。
1、UGC生态
今年6月,爱优腾三家罕见联手,隔空向B站、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喊话,称后者部分短视频UGC内容侵犯了自身权益,“猪食论”一时甚嚣尘上。
这似乎是爱优腾在短视频侵袭的危机感和挫败感之下,一时恼羞成怒,但实际上,它们是真的急了。凭借短平快的特点,B站、抖音上“3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等UGC内容层出不穷,严重挤压了长视频的生存空间。
不过,深受“师夷长技以制夷”思想的浇灌,爱优腾也先后推出了扶持UGC创作的措施。只是作为头部平台,综艺节目占据了大块版面,产品设计也缺乏UGC生态的订阅导流意识,就目前来看,爱优腾的UGC生态暂时还没有太大起色。
不过UGC生态体系始终被业界所推崇,而且如今B站的UGC内容便做的有声有色,长短视频各有千秋。如果爱优腾希望在UGC方面打破僵局,不妨可以效法B站进行尝试。
2、强强合作
在互联网行业里,在经过了多年竞争,依然有很多玩家且各方绝不能实现盈利的情况下,就会存在很高的收购合并可能性。
如今在互联网反垄断推动下,爱优腾通过合并止损的可能性已经被掐死,但形成战略同盟的希望还是非常大的。
例如今年网剧《赘婿》、综艺节目《哈哈哈哈哈》便是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联合制作或发行。换作以往,出品方大多是某个平台独家。
因此,在长视频行业整体不景气的情况下,爱优腾反“内卷”联合起来,一致对外,也不失为减少竞争的方法之一。
3、打造优质内容
在长视频赛道,优质内容才是让观众心甘情愿掏钱的不二法宝。用户付费的主要意愿,便是希望收看到优质的独家内容。
而随着长视频平台的发展壮大和用户的成熟,推出更多的优质内容,其实也应该是平台方的应尽之责。国外Netflix、HBO等流媒体平台,均能够充当起爱优腾在内容方面进化的学习对象,例如《纸牌屋》《绝命毒师》《权力的游戏》《西部世界》等热门剧集叫好又叫座。
在推出越来越多的优质内容,吸引到足够多的付费用户后,平台方才能够以提供更好的服务为由,提高会员费用。Netflix在成立后,先后提价六次,仍然拥有大量拥趸,这与其源源不断的优质内容是密不可分的。
总而言之,站在观众角度,超前点播模式的取消显然是喜大普奔;对于平台方而言,也是打破过去既定商业模式的开端。不过如何在做好用户服务的前提下,追求商业变现,对于爱优腾等平台来说,仍然是一项长期课题,况且还要面对抢占用户休闲时间的短视频。

 

 

关键词: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带“中国文旅传媒网”、“中文旅传媒”、“中旅传媒网” “中旅美食传媒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旅传媒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或允许,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保留原出处标示,并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中旅传媒报道”或“稿件来源:中旅传媒网”,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4)本网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文旅传媒网和中旅传媒网观点。

(5)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壹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我网联系,联系电话:852-30623002/18913183038也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系,邮件地址:1532995669@qq.com

香港地址:香港九龍觀塘成業街18號新怡生工商大厦1樓   電話:852-30623002   客服熱線:18913183038

香港地址: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沙田沙角邨沙燕樓   電話:00852-90781981

573765372@qq.com
ZVCM-0512
573765372

主办: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文旅传媒网 卫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留所有版权。苏ICP备20200669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070201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