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文旅传媒官方网站

搜索
搜索
全国24小时免费服务热线
/
/
/
交了几十万学费,这些国际校家长决定让孩子“重回高考”

交了几十万学费,这些国际校家长决定让孩子“重回高考”

  • 发布时间:2021-07-27 10:08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作者:
  • 选择字号:

交了几十万学费,这些国际校家长决定让孩子“重回高考”

【概要描述】

  • 作者: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发布时间:2021-07-27 10:08
  • 选择字号:
详情

 

 

壹 || 国际关系以及伴随着近几年具有留学背景回国发展的人数激增,一定程度削弱了海外学历的竞争优势,对比每年国际学校各种费用的支出,有家长说:“性价比已经越来越不划算了”。
贰 || 杨爽是坚定的“鸡娃妈妈”,促使她想转回公立校的原因,除了去年刚刚积分落户到北京外,今年一次数学杯赛的成绩也让她意识到孩子与公立校孩子的差距。“在家一共模拟了两次考试,第一次45分,第二次50分”。杨爽说,尽管这个竞赛属于偏重于奥数竞赛,但是很多公立校的学生,都说这个题目属于简单的。
叁 || 按照北京高考政策,非京籍家庭在京接受教育最多坚持到初三年级就会回到原籍继续读书,不能留在北京参加高考。这也意味着,这种目前没有“京户”,未来也没有可能成为“京户”的家庭,要不继续留在国际学校,要不转回公立校到高中阶段回到户籍所在地高考。
7月上旬,黄鹏带着一家老小从北京昌平区开车赶到西城一所普通的居民楼,总计50余平米的居民房是他卖掉老房子,又添置了一些钱刚购置的新家,总价730万。黄鹏盘算着趁暑假,可以再将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如无意外,今年9月份开学,原本在国际学校就读的孩子就将成为西城公立校五年级的一名小学生。
这本不是黄鹏为孩子谋划的人生路线。
如果不是疫情、国际关系等因素的影响,黄鹏的孩子大概率会按照原有国际学校的路径,在另一条有别于公立校的教学体系下一路读下去,不必参加国内高考,而是在高中毕业后申请国外大学进修。但自去年开始,出于对上述两方面的担心,在经过几次讨论后,一家人还是决定把孩子转回公立校,并于今年年初开启了西城的看房之旅。
黄鹏代表的是一类就读于国际校的群体。他们的共同画像是具有一定经济基础,能承担起一年16万-30万元学费的家庭。他们自身接受过高等教育,除外籍家庭、明星和富裕阶层外,普遍在企业特别是外企中任高层管理职位。他们崇尚精英教育,也对孩子的未来充满期翼,看到体制内教育的局限性后,寄希望在中西教育体制下寻求一种平衡。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因“非京籍”,又期待让孩子接受良好教育的中产阶层。
这本是高考外的另一条途径,然而,疫情等因素将此前就读于国际学校的家长割裂成两端。
一位在国际学校的任教的老师告诉经济观察报,疫情以前,每年也有零星家庭转到公立校读书,明显变化是出现在疫情后,转校生愈发增多,尽管不同的国际校学生向公立校回流的比例上仍有所区别。
目前暂无相关数据证明这波回流的比例。但国际学校市场规模乏力在国际教育调研机构“新学说”的发布的《2020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中可窥一二。根据该报告,2020年,国际学校在校生规模为61万人,受近年来留学人数增长乏力,办学执照申请难度提升等因素影响,2020年国际学校数量、市场规模增长率出现双降。2020年中国国际学校市场总规模为439亿元人民币,增速仅为7%。而中国国际学校行业在过去七年间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高达12%。
现在,带着对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忧虑,已经有一些就读于国际学校的家萌生了想法——把孩子转回公立校读书。
性价比考量
黄鹏想给孩子转学的想法是在去年冒出来的。
2020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国际学校外籍老师不能回到中国任教,国际学校在这一年中普遍采用了在线网课作为教学替代方案。但与义务教学阶段免除学费的公立校不同,线下教学停止后,国际学校继续收取高昂的学费、校车费,这令一些家长感到愤怒。
尽管黄鹏孩子所在的学校最终与家长达成了校车费用抵扣以及新学期10%学费返还等协议,可十几万元不能退还的学费还是让他感觉失望。比起这些更让黄鹏担心的还有,经过与学校因退费事件的数次交锋,他很怕因此影响学校、老师和孩子的关系。
更重要的原因还在性价比。
国际关系以及伴随着近几年具有留学背景回国发展的人数激增,一定程度削弱了海外学历的竞争优势,对比每年国际学校各种费用的支出,黄鹏说:“性价比已经越来越不划算了。
在中国国际学校主要分为三类:外籍子女学校、民办国际化学校和公立学校国际部,外籍子女学校不必说,公立学校的国际部尽管学费相较较低,但严苛的选拔和评审,并非家长能随意进入。所以,根据上述《2020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统计,目前面向中外籍学生的民办国际学校,已经占到国际校中的75%。
在一所民办国际学校上学每年需要多少支出多少费用?
以记者获悉的一张北京海嘉国际双语学校学费为例,按照学期收费国际幼儿园学费在88000每学期左右,学前班则在218000元一年,国际小学、中学、高中的费用也普遍在250000-290000之间,上述费用还不包含每年7-9万的住宿费用、1850-3400元/套的校服费用和5500-8200元/年的午餐及间点费用,而海嘉在国际校中收费数属中等水平。
黄鹏算是国际学校中有选择的家长,自身有北京市户口,可以在公立校以及国际校中选择。最初选择国际校,也是因为自诩为“佛系”家长,不想加入学区房的争斗,也不想让孩子重走自己当年体制内严苛的高考选拔路径。
但最终黄鹏还是走上了西城买房之旅,并在今年6月底出手一套西城并非热门片区的二手房,50余平,最终花费730万。
黄鹏说:“在选择公立校还是国际校中,除了坚定的把孩子送到国外,有钱有实力的家庭外,大部分都有一本成本帐:是购买学区房划算?还是以国际幼儿园为起始,一路读到出国更划算?从目前看来,读国际校学费、杂费、每年游学费加在一起,至少在300多万。如果有‘二孩’的打算,那就是600多万。”
在他看来,表面看学区房更贵,可其实不然。学区房具有投资价值属于可回收成本,大不了在孩子读完书之后卖掉,还能收回成本。而国际学校百万的花费属沉没成本,绝大部分有追求的家庭是希望孩子进“藤校”,但一般国际学校在竞争优势中不如公办的国际部,计算上这种概率,学区房更加划算。
而在人们追捧学区房的学位溢价和投资溢价中,黄鹏从年初看房到6月成交,西城该片区同小区同户型的房屋,价格涨了50万。
要幸福指数还是竞争力
和黄鹏一样,女儿在朝阳一所国际学校的杨爽还在谋划,并在近期将自己朝阳区的房屋挂牌上架。
杨爽是坚定的“鸡娃妈妈”,促使她想转回公立校的原因,除了去年刚刚积分落户到北京外,今年一次数学杯赛的成绩也让她意识到孩子与公立校孩子的差距。“在家一共模拟了两次考试,第一次45分,第二次50分”。杨爽说,尽管这个竞赛属于偏重于奥数竞赛,但是很多公立校的学生,都说这个题目属于简单的。
在这样一个充满教育“焦虑”的时代,公立学校与国际学校教学的差距让杨爽不能忍受。“语文数学不好可以在外面报班补,按理说一直浸染在英语环境的孩子,英语应该好,但结果英语成绩与报班参加新东方等课程的孩子也有差距,这就不能理解了。”
另一方面,对于杨爽而言,孩子始终要在国内发展,随着国外归国人数的激增带来的海外学历溢价缩水,也让她重新审视是否有必要走这样一条国际化路线。
教育部数据显示,2010年时出国留学生人数与回国人数比例约是2:1,而到了2018年,回国人数占到了留学总数的78%,绝大部分留学生都会选择回国。既然如此,对于一部分家长来说,本科阶段一张985、211的文凭,研究生阶段再去国外读书,这样的搭配方式也许更能为孩子的未来增添竞争的砝码。
在这些对孩子寄予希望,又有一定经济基础的家庭看来,国际学校是有优势的:双语教学,且在校内就有大学申请指导,可以更好衔接国际名校,比起国内先经过小初高,再到高考申请国外大学,要轻松太多。另外,在师资配比上对比公立校一个班级三四十人的体量也有很大优势,通常小班教学,一个班级不超过20人,由主、副班主任两人带领,可以更关注每一个孩子的成长和发展。
事实上,这也成为大多数并非追求“藤校”的鸡娃国际家长最初的初衷。但杨爽显然更急迫一些,她属于国际学校中追求极致精英教育中的一类家长画像。“国际学校的幸福指数高一些,但升学和未来竞争力才是核心。”为此每个周末或者下课后的时光,杨爽都会带着孩子奔走在语数外各种辅导班的现场,还要学习击剑、象棋、太极、街舞、游泳等课程。
在拿到北京市户口后,杨爽动了转轨公立校的想法。
户籍忧思
杨爽说,原本让孩子到国际学校读书,有彼时没有北京户口的因素,而在国际学校中,这一类非京籍人群的占比并不算小。
王宁也是如此。王宁所在北京一家外资企业,受去年疫情影响,公司海外业务受阻,尽管收入还没有出现明显变化,但未来形势于她并不乐观。
首先,年龄已经踩在了35岁的红线上,而去年自己又怀上了二孩。这样计算下来,如果未来要承担两个孩子国际学校的费用,对于她而言有些吃力。“总不能一个孩子在国际学校,一个孩子在公立校。”
王宁有些嗔怪自己当初选择国际学校。在国际学校要解决的是钱的问题。一年学费便宜的十几万元,不便宜的二十几万元到三十万元。对于普通的中产,这种咬牙走国际学校的路径,显然是堵着一股气。可把孩子转回公立校,困扰她的因素依然有很多,摆在眼前最大的障碍就是北京市户口。
按照北京高考政策,非京籍家庭在京接受教育最多坚持到初三年级就会回到原籍继续读书,不能留在北京参加高考。这也意味着,王宁这种目前没有“京户”,未来也没有可能成为“京户”的家庭,要不继续留在国际学校,要不转回公立校到高中阶段回到户籍所在地高考。
以杨爽了解的,这一波转学潮中,非京籍就读于公立校家庭想转学的意愿普遍不是很强。经济实力强的家庭就不提了,经济实力相对不雄厚的又是非京籍的家庭所剩选择并不多。“除非是办理了天津户口,日后留待天津高考,抑或是近期很多国际学校的家长在办理海口户籍——对比西藏、新疆等地区,海口环境好,高考录取又有一定优势,国际学校的孩子去到那里,优势很突出”,杨爽说。
但不论如何,留待王宁这些观望中的家长的窗口期并不多。
根据新版的《北京市中小学校学生学籍管理办法》,本市普通高中阶段原则上不予转学。转学一般应在寒、暑假放假前一周提出申请。转学手续办理一般不超过10个工作日。中小学起始年级的第一学期及毕业年级,不予办理转入手续。“非京籍由于受到回原籍高考等因素的影响,一般家庭会在初二、初三就着手安排后续事情。因此对于非京籍中在国际学校的家庭而言,四、五年级是最合适的转学时机”,这也是王宁趴在各种论坛里一段时间总结的经验。
一位乐成国际学校的家长告诉记者,并非每一个家庭都要转回公立校。融入就是一个大问题。国际学校英语比重高,相对语文等课程与公立校会有很大差距,在与公立校“鸡娃路线”的竞争中,国际学校的家庭不一定买了学区房就能一劳永逸。
他说,“另一方面裹挟着各种资源的国际学校,在启迪孩子国际化视野和衔接名校资源上还是有很多优势,这还是要看家长的诉求,各有利弊。”
开学后,黄鹏的孩子即将入读西城公立校的五年级。
而对于杨爽而言,如果房子能顺利卖出去,如果不受锁区限制,会考虑西城的学区房,如果受到学区限制,可能会选择朝阳的学区,但不论怎样,课外辅导班都是继续要读下去,增强孩子实力总是不会错的选择,即使最终留在国际学校继续读书,仍然具有一定优势。

 

 

 

关键词: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带“中国文旅传媒网”、“中文旅传媒”、“中旅传媒网” “中旅美食传媒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均属中国文旅传媒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或允许,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保留原出处标示,并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据中旅传媒报道”或“稿件来源:中旅传媒网”,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

(4)本网转载信息,不代表中国文旅传媒网和中旅传媒网观点。

(5)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壹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我网联系,联系电话:852-30623002/18913183038也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系,邮件地址:1532995669@qq.com

香港地址:香港九龍觀塘成業街18號新怡生工商大厦1樓   電話:852-30623002   客服熱線:18913183038

香港地址: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沙田沙角邨沙燕樓   電話:00852-90781981

573765372@qq.com
ZVCM-0512
573765372

主办:华夏早报社  版权所有:中国文旅传媒网 卫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保留所有版权。苏ICP备2020066960号-1    苏公网安备 3205070201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