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募越多业绩越差 IPO乱象丛生背后的产业链

发布时间:2024-01-06 12:39

来源: 江苏经济报

作者: 樊 骏

选择字号:

□江苏经济报记者 樊 骏

前不久,浙江国祥IPO因牵涉是否存在同一资产二次上市及高发行定价问题陷入舆论漩涡,尽管上交所连续两次就浙江国祥暂停IPO发声回应,但广大投资者似乎并不满意。在不少投资人士看来,浙江国祥的问题并非孤立事件,而是揭开了保荐券商IPO产业链的冰山一角。“通过将不太优质的资产保荐上市,从而赚取天价佣金,这已经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和行业潜规则。”有匿名券商告诉记者:“大多是利用基民资金拉高发行价,IPO公司实现资金超募,原始股东财富激增,券商等中介机构大赚一笔,除了股民其他都是赢家。”

无独有偶,近日,华宝新能发布的2023年三季报显示,1至9月该公司实现营收15.80亿元,同比下降29.1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202.03亿元,同比下降124.34%;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3.45亿元,同比下滑1501.64%。奇差无比的业绩也反映在华宝新能的股价上,上市一年来股价跌幅超60%,不少股民将矛头对准其上市保荐商华泰证券,认为华泰证券通过资本运作让并不优质的华宝新能上市,导致大量投资者损失惨重。出现类似操作的不只有华泰证券,据本报记者调查,省内多家知名券商,如东吴证券、国联证券和南京证券等均有涉及。

频繁超募 收割高额佣金

2023年对于国内资本市场而言是个特殊的年份,2月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正式实施,主板发行上市条件得到精简优化。尽管在全面注册制背景下,上市审核效率更高,但对于上市“门槛”变高还是变低的讨论始终存在,尤其是不少投资者担忧,这是否会为券商保荐低质企业IPO的产业链大开方便之门。

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2023年前三季度A股(以上市日为口径统计)迎来264只新股,较去年同期减少40家;IPO募资总额为3235.8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33.9%。相比于去年,IPO总体而言处于“缩水”状态,但“超募”企业占比更高却成为2023年前三季度IPO市场的一大特征。据统计,2023年前三季度,共计271家企业实际募资额超过募资规划,超募金额合计为991.98亿元;超募企业数量占比91.32%,高于去年同期超募企业占比89.14%。

“超募”的频频出现让一些资深股民胆战心惊,“据我观察,超募资金越多企业股价跌得越狠,给券商的佣金越多,企业上市后业绩大概率越差。”有股民如是表示。事实也是如此,以目前关注较多的华宝新能为例,资料显示,华宝新能于2022年9月19日登陆创业板,IPO实际募资58.29亿元,较6.76亿元的预计募资超募51.53亿元,超募率为762.23%,这在A股5000家上市公司中排名数一数二。凭借近50亿元的超募金额,华能新宝的原始股东及突击入股的投资机构大赚一笔,保荐券商华泰联合也获得了当时单笔IPO项目的历史最高佣金,达2.04亿元。

超募与高佣金几乎相伴而生,由东吴证券承销保荐的鸿日达IPO预计募资5.42亿元,实际募资7.54亿元,超募39.11%;而鸿日达的承销保荐佣金率为7.58%,高于整体平均数5.19%,也高于保荐人东吴证券保荐2022年度IPO承销项目平均佣金率6.97%。同样,由东吴证券承销保荐的隆扬电子预计募资4.95亿元,实际募资15.95亿元,超募222.2%;隆扬电子的承销保荐佣金率为6.5%,高于整体平均数5.19%。此外,由南京证券承销保荐的麦澜德IPO超募3.4亿元,南京证券赚得7472.5万元佣金。

业绩变脸 股民变“大冤种”

得益于超募带来的高额佣金,不少券商业绩水涨船高。10月31日,华泰证券发布三季度业绩公告称,2023年前三季度营收约272.29亿元,同比增加15.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95.86亿元,同比增加22.55%。此前一天,东吴证券发布的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80.36亿元,同比减少7.82%;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7.46亿元,同比增长41.28%。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券商保荐的不少上市公司,业绩可谓“不堪入目”。亚华电子发布的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38亿元,同比增长4.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55.43万元,同比减少46.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510.69万元,同比减少33.82%。鸿日达上市后盈利能力同样不佳,业绩不断下滑,现金流紧张,财务状况堪忧。麦澜德2023年前三季度营收约2.9亿元,同比减少2.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8474万元,同比减少13.62%;基本每股收益0.8445元,同比减少33.04%。另外,如隆扬电子、太湖雪等更是上市首日破发。

上市前后业绩大变脸,让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这其中保荐券商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据前述券商人士透露,保荐券商通常会串联其他券商及打新机构为IPO企业“抬轿”。根据华宝新能发行公告,富国基金的报价高达300元/股,且有效报价的基金产品超过250个,可谓华宝新能IPO超募50亿元最大的打新功臣。此外,安信基金的报价高达342.93元/股,博时基金报价高达333.24元/股。并且,华金证券、中信建投、海通国际和广发证券等多家大中型券商也在华宝新能上市询价前发布研报,建议投资者买入华宝新能股票。

有趣的是,在华宝新能IPO一事上,华泰证券似乎有着“未卜先知”的能力。据华宝新能2022年8月28日的《招股意向书》,保荐承销费按以下方式计算:募集资金不超过50亿元的,按对应募集资金金额部分的4.50%收取保荐承销费且不超过2亿元;募集资金超过50亿元的,则50亿元部分对应收费为2亿元,超过50亿元部分则按超额部分金额的2%收取保荐承销费。保荐承销费恰好卡着50亿元分别计算,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劣迹斑斑 内控形同虚设

广大股民频繁被当成“大冤种”后,也对部分IPO项目资金超募后迅速出现业绩变脸的情况有所警惕,也逐渐怀疑部分券商的保举质量。与全面注册制一同进行的,还有严监管的持续深入,从证监系统的处罚情况来看,部分券商可谓“劣迹斑斑”。2023年上半年,中国证监会及各地证监局共开出了1000张罚单,其中,各大券商机构便收获了超过150张,被处罚的具体从业者破百位。

近两年,华泰联合及保代因执业质量问题收到的罚单多达12张,今年上半年,华泰联合投行内控“三道防线”的有效性更是遭到质疑。6月29日,上交所对华泰联合及保代张鹏、刘晓宁出具监管警示,原因是公司及两位保代在北京集创北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集创北方)科创板IPO申请过程中没有勤勉尽责。上交所认为,在集创北方历史上存在财务会计信息质量存疑、内部控制较为薄弱的情况下,华泰联合未能结合上述事项对集创北方报告期经销收入、内部控制、资金流水等多方面存在的异常情况予以充分关注及审慎核查,履行保荐职责不到位。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处罚情况表明华泰联合投行内控的“三道防线”存在一定漏洞,即质控、内核部门未有效发挥制衡约束作用。同样是上半年,华泰联合及保代还犯下项目金额符号错误导致当年非经常性损益、扣非后净利润计算和披露错误的低级失误。

不过,券商机构一番番“骚操作”也正在迎来监管部门更加严格的管理。证监会日前修订了《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计算标准规定》,具体来看,对证券公司开展做市、资产管理、参与公募REITs等业务的风险控制指标计算标准予以优化;强化分类监管,拓展优质证券公司资本空间;根据业务风险特征和期限匹配性,合理完善计算标准,细化不同期限资产的所需稳定资金,进一步提高风险控制指标的科学性,夯实内控合规基础。但在不少从业人士及投资者看来,超募越多业绩越差的情况短期内难以根除,要想打破IPO乱象丛生的现象,必须斩断相关产业链。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带“中国融媒网”、“中国融媒”、“融媒网”的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均属中国融媒网和卫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否则即为侵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使用时必须保留原出处,如有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转载稿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并自负与版权有关的法律责任。同时,本网保留修改、更正、删节已供稿件的权利。
(3)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信息传递,并非商业用途,本网所转载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
(4)本网转载文章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相关问题,请在壹周内通过电子邮件与本网站联系,邮箱:573765372@qq.com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内容删除。